top of page
搜尋

轉載:尊重生命,請遠離設計(終)

「奧客傳奇」真實版:台灣的設計業主們

為了賺錢,開了小店或是公司;或者早已身為數十年前肯拼就有夢的成功大企業;甚至是政府單位。但你的商品在機場賣得沒有比訴求清晰、包裝精美的別人好;你開的店門可羅雀、隔壁卻萬人空巷;你辦的活動,總是比不上別人來得有吸引力叫好叫座⋯⋯所以你決定找人「做設計」。


但你不像比如說日本,大多知道設計的重要與必要,所以找設計;你覺得設計就是在短時間內幫你畫個圖、打一打字、寄信去路口的廣告印刷店就能完成的事,所以你找設計。你想還不就是找人想一下畫畫圖、然後加上打樣印刷的價錢,心裏也只能接受這樣的價錢。


又說你除了「來買我的產品、來參加我的活動」之外,沒有什麼要傳達給消費者的訊息或想法,所以你叫設計「幫忙想」。但那個「幫忙想」的東西其實叫做「企劃」,是一件事情的源頭,跟實體的設計是兩件事,需要了解你的初衷、你的想法、你的商品、設定你的賣法、安排你的服務、還得配合你那「特殊」⋯⋯的美學觀點,極度傷神勞心。


但沒辦法,你不知道有品味的企劃的重要,所以台灣設計師們只能下海,幫你做個初期企劃。設計師開始「買一送一」,不然你說你就要去找巷口的廣告印刷,因為它們都有寫「來店印刷量大就送設計」。


而後,你的問題開始排山倒海而來:文案、商品線、前後端服務、開幕活動、還想給客人小驚喜⋯⋯等等。你問設計師這樣好不好、那樣好不好、我這個矮蒂兒如何?你不知道這個叫做「諮詢」,若設計師身經百戰,則可能叫「顧問」,在成熟與尊重專業的環境裡,這些都是應該收錢的。


但為了繼續做你的案子,設計師再度被迫「買一送二」,不然你説你就要去路邊的廣告印刷「來店印刷量大就送設計送洽談」。

終於進入視覺設計:專業的好的設計師,會設計一個世界觀給你、至少是忠於一個概念方向的設計。但這時路邊的野花、天上的七彩祥雲,都能激起你的創作慾望,你覺得設計師怎麼這麼沒創意?因為乍看之下你比設計師還能駕馭美術,堪比大藝術家。你又說:「設計師怎麼這麼沒想法,不是還有好多訊息要給顧客知道,你為什麼只簡簡單單幾筆,顧客能夠感受得到我的千言萬語嗎?」


然後看到這時候的報價單,你更加震怒了:「啊!就這幾筆這幾張圖,要收我這麼多錢?搶劫啊!我不如找我家學雄獅美術班的兒子自己畫都比你好!」


一個專業出色的設計師,會設計一個世界觀給你,至少是忠於概念與方向的設計。


然後,凹「牛肉麵」和「賓士車」的心態就來了

但這個世界啊,訊息太多了,多講一個字人都嫌煩。你不信?看你用「唉鳳」,就拿唉鳳的盒子來說吧!它的設計重點在它使用方法的細節和周到,與符合產品設計精髓的精密計算。好比拿起蓋子、盒身卻是像有油壓閥一樣緩緩降下;耳機和充電線的收納和捆法;好懂的說明⋯⋯當然視覺上也維持了「水果牌」一致的調性,簡潔明確,不會因爲愛馬仕看起來高大上,就把唉鳳的盒子也做成那樣。


經過這些說明後你似懂非懂,但你仍然不同意鈔票花下去只換來「簡潔」的設計,你要牛肉麵加小菜豆乾送蔥送菜加湯加麵的「豪華套餐」。


於是你先說:「我當然知道唉鳳是好設計啊!開什麼玩笑! K 啊架你水(盒子這麼美)!」不然沒有參與感氣勢顯得有點弱。接著又講:「那既然設計師都提了,那就麻煩你『順便』把包裝幫我設計得像唉鳳的盒子一樣吧!欸欸還有,你字體要給我用行書的喔,比較有品味啦嘿拜託了喔!」⋯⋯唉,似乎你還是沒聽懂。但「顧客永遠是對的」,既然你要「豪華套餐」,台灣的設計師們就繼續熬夜加班幫你做全套。


最後你卻覺得,這全套的設計太貴了!「我又沒看到你像我的員工一樣每天來上班,這些不就是畫個圖選個顏色打個字送印刷廠而已不是嗎?」然後你名片還想凹用送的。


你不覺得這些從企劃到諮詢到設計到送印的過程有價。你不知道這中間包含了無數時間、技術、經營支出、還有 sense 這件事。因為一切像看不到,你就當作它們通通不存在。


所以,你的「奧客大絕招」就出來了——這時候,你要求「分開報價」,你要知道每個設計品項的價格、你要知道每個印刷品項的價格、廠商電話連絡人、設計花掉的工時⋯⋯等等等等。你無法接受一張好的名片製作成本就要 10 塊錢,但你一方面仍然想要好的名片,另一方面又想展開一連串「怕自己被坑」的蒐證。


這時候,你的設計師恐怕已經啞口無言,不想再和你有關係了。下一次,還是請尊貴的顧客您直接到影印店「來店印刷量大就送設計送洽談再送『中華民國美學』新細明體豪華套餐」吧⋯⋯。

在今日台灣,「尊重生命、請遠離設計」

上面所述的「設計界奧客傳說」,都是真實無比,血淋淋地發生在台灣設計師朋友們身上的故事。為什麼多數人吃牛肉麵不會喊冤殺價、買賓士車不會喊冤殺價,偏偏對待設計,卻常常無所不用其極地踐踏這個專業?


我一直相信,設計環境惡劣,是國家尚未躋身已開發國家之列的象徵。我沒研究根據,但看看設計環境成熟的國家,應該就知道了吧!在設計環境成熟的國家,這個產業不可能被路邊的廣告印刷設計威脅、每個從業者也有自己適切的價格、更不會有如此多不尊重專業的事。


甚至不只公司,政府也常常帶頭這麼做。


這篇文章,不是我個人的怨天尤人,而是每次回台灣跟無數優秀設計師聊天,談起進行過的案子,最後八九不離十都是悲劇收場。


當然,少數台灣設計界的大前輩們,仍然能夠在這個市場中站穩陣腳;台灣的業主,也有具備品味、尊重設計師的,設計師當然也該感謝這些業主的肯定和配合;只是,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,台灣設計師們面對的,還是一個高度慘澹且血流成河、缺乏對專業尊重的大環境。單單這次回台,短短時間內就聽到朋友們的六起慘案,不禁有感而發。

我更真正憂心的,是未來的那些設計師——台灣有這麼多設計科系、對設計充滿憧憬的學生、設計師,要幹嘛?如果大環境持續這樣下去,我們就像在把他們一一推入火坑。


此刻的台灣,讓我們尊重生命,遠離設計。 未來的台灣,讓我們尊重專業,至少讓設計師可以活下去。


轉載自:https://crossing.cw.com.tw/article/10735

3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